采蘑菇的大鲸鱼

一条有梦想的咸鱼

不论面前是风雨是坎坷是艰难险阻 我知道你会向前 即使前方是迷雾重重 看不清方向 那一抹蓝白也是灰暗中的光亮 阿根廷加油 我团加油!

后觉【格银】


02
  你于我是如此特殊的存在,我只是开不了口让你知道。

 
  “银尘~”在格兰仕第二十七次叫自己名字之后,银尘忍无可忍地回了对方一个白眼。

  “银尘你怎么那么冷淡啊。 ”

  继续采果子。

  “银尘你一定是不爱我了,我好伤心啊。”

  “王爵是让我们两个一起来才红瑚木浆果的,不是让你过来瞎折腾的,”带着满满一篮子红艳鲜嫩的果子,银尘从树上跳下来。

“也不是让你过来光吃不做的。”看着格兰仕站在一边逍遥自在地享用着自己的劳动成果,银尘冷冷地说道。

  “额,那啥,你刚当上天之使徒,多为王爵做点事也是应该的嘛。”格兰仕绕道银尘背后,“你也要多笑一笑,整天冷得跟冰山一样的,多可惜啊。”说完扯了扯银尘扎的小辫子,然后遵从不搞点事情不罢休的态度,顺手把发带也解了。“有没有人说过你长的很像女孩子啊。”格兰仕一脸坏笑地看着看着银尘。

  这时,他银白色的头发已经披散在身后。

“没有‘人’说过,只有你说过。”银尘平静的看了一眼格兰仕。

  “真是,骂人的水平怎么那么高呢。”格兰仕一脸委屈。

  “哦,我还以为就你的智商听不出来呢。”银尘深吸一口气。雾隐绿岛的早晨还真是美丽,红瑚木果树林层层叠叠,如同仙境一般,因为平日里不会有人来造访,更给这世外桃源增添了一分神秘,当然,这种环境里,银尘想,没有格兰仕应该会更赏心悦目吧。

  “银尘你又无视我!!”

  等到两人吵吵闹闹回到王爵那里时,东赫已经在准备午饭了。

  “嗯,好香啊。”格兰仕被饭香吸引了过去,以惊人的速度跑到东赫旁边去,只顾着看锅里的食物,“哇,有鸡腿啊,东赫你是好人~”

  这小子真是平常训练魂术没看他有这么积极啊。东赫说道,“帮我调一下旁边那个香料,不然没得吃鸡腿。”

“好好好,这么简单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  银尘看着格兰仕换了个地方闹腾,不禁感叹清净了好多。

  银尘提着篮子,向王爵走去,吉尔伽美什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,斜靠在椅背上。

  他的身上一直有着淡淡的皇家橡木的清香。银尘一直记得这种感觉,再危险的情况下都能令人安心,再强大的怪物降临也会从容不迫镇定的面对,这是亚斯兰这片土地上真正的王者啊,即使多年后的世界已不复当初,银尘还是会一直记起。

  “王爵。”银尘细心地将采好的浆果摆放在果盘中。

  “和格兰仕相处地还好吗”吉尔伽美什问道。

  在三个使徒中,银尘和格兰仕是同岁的,说起来是最玩地来,但是他俩的性格简直就是两个极端,总是免不了争吵。东赫跟着吉尔伽美什的时间最久,自然而然担当起了兄长的职务,也最早的能熟练运用【四象极限】的天赋,银尘作为天之使徒,虽然天赋比格兰仕高,但是因为刚被赐印不久,对魂力的运用暂时不如格兰仕,他只是在想格兰仕这个活宝不会真的听了自己的话,什么“趁还能欺负的时候就赶紧欺负一下。”

  “嗯,…他对我还挺好的。”银尘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  “你有没有觉得格兰仕有点烦人?”吉尔伽美什抿了一口酒,带着笑意地看着正在忙碌的另两人。

  “是…也有点。”想起前天晚上格兰仕拿他的宠物小乌龟来吓自己,昨天在练习水元素的时候把自己刚换好的衣服都弄湿了,还有今天早上去干活的时候格兰仕完全停不下来的各种捉弄自己,银尘又点了点头。

  “我来教你一个办法,保准能让格兰仕马上安静下来。”吉尔伽美什对银尘孩子气地眨了眨眼睛。

  还在厨房调着酱料的格兰仕猛然打了一个喷嚏。这胡椒粉太讨厌了。

   格兰仕感觉银尘从王爵那边回来之后看自己的眼神就怪怪的。

  “银尘啊,你觉得我长得帅也不用这样看的啊,这样子很容易形成误会的,我觉得吧你……”下一秒,格兰仕就被冻成了一座冰雕,在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。

  银尘回头看了一眼笑到没有形象的王爵,在看看面前这块冰块,心疼起了格兰仕,然后将冰雕拖到草地上,释放出一缕金黄色的魂力,冰块碎了一地。

  格兰仕本来还想闹腾一会儿,毕竟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冻住,就算是秋天也很冷的啊。而听到银尘的话后,马上就安静了下来。
  “吃饭吧,我觉得你确实挺帅的”

  岁月并不是真的逝去,它只是从我们的眼前消失,却转过来躲在我们的心里。我想和你并肩走下去,然后将这最美好的时光,深藏在心底。

   TBC.

只注视着你,只守候着你,把我所拥有的一切献给你,那是我的幸福和喜悦。

图源LOGO

后觉【格银】

  看了《爵迹》电影之后很草率地入坑了,于是这只是一篇很颓废的产物
01
  第一眼看见你,我的生活便天翻地覆,从此,我的世界被分成了认识你之前和认识你以后。

“喂,你是男生还是女生啊。”

  银尘被突如其来的沙尘暴弄得皱起眉头,如果他还睁开眼睛,他一定会给身边这个少年翻一个巨大的白眼。

  这都什么时候了,在前面还有一只剧毒的【狼斑蜥蜴】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情况下,竟然还有人敢这么不正经。

  啧,旁边的少年好像是因为得不到银尘的回答而不耐烦了,所以接下来迎接银尘的便是脑后的一阵剧痛,他便晕倒在少年的怀中。

“你还真是直接把人打晕了带回来啊。”

  吉尔伽美什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两位使徒。而这种馊主意明显是格兰仕想出来的,因为旁边的东赫正一本正经的表示这事儿没自己的份。

  “诶,王爵啊,出门之前我和你说的时候你不是也没反对嘛,哈哈,而且你不觉得这样方便多了吗?”

  格兰仕还是往常一样的顽劣不羁,然而在吉尔伽美什看来,现在格兰仕灰头土脸的,怀中还抱着他的天之使徒,这画面实在是太美。

  “额,你出去闹腾了一大圈也累了吧,赶快去把银尘安顿到房间里去吧。”吉尔伽美什转身准备继续看被两人进门而打断的古书。

  “王爵啊,嘿嘿,其实我也不累的啦,我年纪还轻,体力充沛,不像您老人家……”吉尔伽美什一脸黑线…

  “跟王爵说话要有点规矩,你算什么样子。”东赫急忙打断格兰仕。

  “哦,不是,”看着王爵脸上依然盈着笑意,格兰仕心里却冒出一丝丝寒气,“王爵您那是老当益壮。”

  说完赶紧抱着银尘跑上楼,一边窃喜自己成功地取笑了自家高冷的王爵,一边感叹怀中的银尘身体真软,那摸起来手感也应该特别好吧。想到这里格兰仕突然害羞起来,真的是,越想越歪了。

 
将银尘安顿好,格兰仕这才有机会认真端详起这副精致无暇的面孔,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进屋内,让银尘看起来好比纯洁美好的天使。真的是,成天生活在靠近火源的这种干燥的环境中,这皮肤白嫩地不像样。

  “这女孩子长得那么秀气,太不公平了啊。”格兰仕摇了摇头,刚想把目光移开,就发现床铺上的人有苏醒的迹象。
  
  银尘慢慢睁开眼睛。自己好像是被救了下来,然后就到了这地方,迷茫地环视了一圈,这里看上去还挺高雅,长了那么大都没到过这种地方呢。而他这才注意到站在旁边格兰仕,银尘斜着眼打量着他,诶,这不就是把自己弄晕的罪魁祸首嘛,被打得现在还疼着呢。

  格兰仕被银尘盯得不知所措,“咳,那个妹子啊,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啊,我叫格兰仕,我不是坏人,你是来做我们王爵的使徒的,像我一样。”

  你才是妹子,你全家都是妹子,银尘在心里默默地不满着,懒得和这个看上去就不正经的人争辩。而且,这句话的重点也不在于这儿。

  使徒?

  当初马戏团的爷爷教过银尘一些魂术,银尘自然也了解使徒的含义,只是,这种事实这么突然降临到自己面前,还是十分震惊的。“那马戏团那边……”

  “你之前的生命都已经没有意义了。”那一刻,格兰仕的话落入银尘的心中,没来由地感受到了温暖,“以后我们就算是一家人一样了呢。”

  银尘不禁弯起了嘴角笑着。一家人,多久没有过的感觉啊,自从马戏团爷爷去世之后,生活中就只剩下了黑暗和残酷。每天和各种魂兽一起被扔进笼子中供人们取乐,这样的日子,是再也不想回忆起的痛。

  格兰仕啊,你知道吗,你的微笑就是是一缕白光,照亮了我原本黑暗无边的绝望。

TBC.